返回首页
首页 > 教育 > 京城指导,富平贩婴案为何21儿童3年回不了家?家长难找,有6年回不去的

京城指导,富平贩婴案为何21儿童3年回不了家?家长难找,有6年回不去的

日期:2020-01-11 16:38:47 人气: 3914
目前,该公告已被删除,富平警方和渭南市儿童福利院院长也并未回应更多信息。截至2013年8月8日,公安机关已接到群众报案55起,其中涉及嫌疑人张某的达26起,警方已立案5起。2013年12月30日,渭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2014年,张淑侠被以拐卖儿童罪一审判处死缓。

京城指导,富平贩婴案为何21儿童3年回不了家?家长难找,有6年回不去的

京城指导,每日人物 单朴 实习生苟婉莹、魏晓涵综合报道

陕西渭南市临渭区民政局2016年9月份一则认领公告,让富平县“产科医生贩卖婴儿”特大案再次走进公众视野。该公告显示,案发3年后,仍有21名被拐婴寄养在儿童福利院。

这引发了许多质疑,“三年前就找到了孩子,为什么不通知家长呢?”有人分析这是当地政府为了遮丑。而据检索,被拐儿童滞留在福利院多年并非孤例,甚至有7名儿童在福利院六年后,都未找到父母。

张淑侠。资料图

贩婴案发三年发认领通告受质疑

贩婴案事发三年后,2016年9月27日,渭南市临渭区民政局发布了关于拐卖儿童的认领公告。

该公告称,2013年8月29日、9月3日,富平县“7.20”特大拐卖儿童案专案组侦察员在河南省滑县四间房乡将被拐儿童贺延帅、于奥达、王睿祺等21人解救,并寄养在渭南市儿童福利院至今。

这让杨秋棉感到愤怒,“三年前就找到了孩子,为什么不通知家长呢?”她和张淑侠是高中同学。2006年,儿媳生产,张淑侠以孩子有病的惯有套路劝说杨家把孩子交她处理。

儿媳怪罪杨秋棉同意了,导致婆媳关系一直不好。2013年案发后,杨秋棉才知道自己的孙女可能被张淑侠拐卖了。

此次公告提及的儿童与杨秋棉的孙女年龄不符,她觉得,自己的孙女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不仅杨秋棉愤怒公告为何要在三年后才公布,公众也对其存在质疑。

北京时间援引当地一名公务人员的说法:“害怕当地出丑的心态在作怪,当地政府想等到风波平息了,才让孩子们找爸爸妈妈。”

另据“全国打拐解救儿童寻亲公告平台”显示,这21名儿童解救时间并不只是在2013年,还有多名儿童是在2015年。

目前,该公告已被删除,富平警方和渭南市儿童福利院院长也并未回应更多信息。

渭南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只是对媒体称,他们只管这些孩子们的生活起居,让他们“吃得美,睡得美”。

很多被拐儿童会滞留福利院多年

公开资料显示,公安机关在侦破被拐案件后,会通过以下方式帮助被解救的孩子寻找其亲属:及时查清被拐儿童来源情况及身份信息;提取被拐解救儿童血样,通过全国打拐dna信息库进行比对;向新闻媒体、社会公益网站发布被解救儿童照片、体貌特征,通过社会力量寻找被解救儿童亲属。同时,警方会应用dna数据库来帮助被拐儿童寻找亲属。

富平贩婴案中,来国峰即通过dna检测确定了自己的孩子。当时,来国峰一家直到看到媒体报道,才知道有被拐婴儿被警方解救。来国峰的父亲心急如焚,一大早就跑到公安局去询问,被告知需要等待。

只等待了两天,2013年8月3日被解救,同年8月5日,孩子就回到了家。

来国峰是幸运的,他的孩子能够回家。然而还有孩子被解救后寄养在了儿童福利院3年都未能回家。

这在打拐案件中也并非孤例。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3月,借助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找到亲生父母的孩子为2000余名,但仅2009年开展的全国打拐专项行动就解救了被拐儿童19000人。

家长见到被拐的孩子。新华社图

2015年9月19日,全国打拐解救儿童寻亲公告平台面向社会公开运行。在公布的284名儿童中,有85个孩子来自临沂。在这些孩子中,目前大的已超过10岁,更多的是三四岁的孩子。

被问及从2005年起,有无被儿童福利院收养的孩子找到父母?临沂市儿童福利院收养管理科副科长彭艳说:“公安部门委托我们福利院收养儿童,我们就尽职尽责地养育好孩子。期间,也有公安机关过来把孩子带走的情况,可能是找到了其亲生父母。”

而在济南市儿童福利院,有7名儿童已获救六年,都未找到家人。

为什么很多儿童滞留在福利院?专业人士分析称,被拐儿童父母可能不知dna数据库,以及部分被拐儿童可能已被亲生父母抛弃。

背景

医生以孩子患病为由骗家长交其处理

2013年7月19日,来国峰通过跳楼威胁揭开了富平县“产科医生贩卖婴儿”特大案。

这一天,来国峰爬上富平县妇幼保健院楼顶说要跳楼,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找到妻子在这里生下的儿子,“我们之前报警,派出所根本不理我们,我要跳楼了,他们才重视。”

在这三天前,妻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男婴。但父亲来天祥的同学、妇产科主任副张淑侠告知他们,新生儿患有乙肝“小三阳”、梅毒和尿道下裂畸形三种病,“难以成活,应该放弃。”来国峰和家人惊慌失措,只好同意把孩子交给张淑侠“处理”。

之后一个亲戚提醒他们,“孩子出生后见到过吗?”“尸体在哪儿?” 来国峰回忆起妻子怀孕时做过五次产检,从来没发现有任何问题,这才觉得不对劲。他找到张淑侠询问,张不回应。一再追问,她称孩子被埋在医院后的小树林里。家人去挖,却没有找到尸体。

张淑侠。资料图

富平县警方调查发现,张淑侠在来国峰的孩子出生后的20分钟内便联系好了山西运城的卖家潘某,4小时后便与潘某以21600元的价格完成了“交易”,最后辗转至河南安阳一户想要延续香火的农民朱某家里,朱某以6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名孩子。

张淑侠贩卖的婴儿远不止这一起。截至2013年8月8日,公安机关已接到群众报案55起,其中涉及嫌疑人张某的达26起,警方已立案5起。

而之所以能够屡次得手,张淑侠称:“我是医院的技术权威,我说的话他们都相信。”

2013年12月30日,渭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渭南市检察院指控,张淑侠分别于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拐卖7名儿童,并致其中1名婴儿死亡,张淑侠从中获利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2014年,张淑侠被以拐卖儿童罪一审判处死缓。

综合北京时间、郑州晚报、新华社、南国都市报、鲁南商报、大众网、南方网等报道。

想看更多内容,请移步每日人物(meirirenwu)官方微信

© Copyright 2018-2019 vadviser.com 金铃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